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热点时政 > 正文

    秦岭违建别墅背后的政商关系网

    2019-01-10 13:34:26    浏览:0    回复:0    点赞:0

    2014年,某网站发布了一组图片新闻,标题叫做“别墅里的中国人”。摄影师本身就是别墅的拥有者,居住在秦岭山下。他花了整整8年时间,持续拍摄别墅里的家人和周围邻居的生活状态,并将其呈现在观众面前。

    透过摄影师的镜头,外界得以近距离观察秦岭山下的这片别墅区。“老两口在自己的园子里养鸡养鹅,还修了一个不大的桑拿房”;“白教授家的别墅占地2亩半左右,游泳池里的水也是从山上流下来的活水”;“画家樊先生喜欢古琴,爱人则会伴着琴声练练瑜伽”……一切都那么美好,仿若世外桃源。

    秦岭违建别墅背后的政商关系网

    位于西安市鄠邑区石井镇蔡家坡村的陈路超大违建别墅。

    然而摄影师忘记了一点,这些或富丽堂皇、或典雅内敛的别墅,竟修建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别墅内的人坐山望水,逍遥自在之时,对自然环境造成了巨大影响。还有一点,大约是摄影师有意避讳了。出现在他镜头中的,有商人、艺术家、大学教授等等,可实际上,某些陕西省、西安市的高官,同样在秦岭山下拥有自己的别墅。这一栋栋别墅,破坏自然环境的同时,更污染着当地的政治环境。

    “从政治纪律查起”

    秦岭是中国南北气候的分界线和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被尊为华夏龙脉。然而秦岭山下的违建别墅问题却由来已久,屡禁不绝。

    早在2003年,秦岭山下出现为数不少的违建别墅。此后十余年间,各级政府不遗余力强调保护秦岭生态环境的重要性,严禁修建别墅的文件发了很多,轰轰烈烈的拆违行动也搞过多次,但别墅越建越多,对自然环境的破坏日甚一日。最极端的例子是,新华社、央视在2012年报道了秦岭违建别墅,这些别墅很快被拆除,但不到一年,原址上又建起新的别墅,而且价格卖得更贵。

    秦岭保卫战旷日持久却未见其功,让不少人心灰意冷。西安坊间也流传出一种说法,整天喊拆违的官员,好多就是别墅的主人,让他们拆自家房子,哪舍得!

    变化出现在今年盛夏。中央纪委副书记徐令义任组长的专项整治工作组奔赴西安,一周后,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大会召开。

    会议上,徐令义指出,有的领导与老板结成政商关系圈;有的民企老板,上下打点,金钱开路,疏通关系;有的干部拿钱办事,违规审批,公权私用,贪污受贿。

    不难看出,此次整治与以往不同,不仅要拆除违建别墅,更要打掉这些别墅后面的“保护伞”,肃清政治环境。

    此后不久,更多细节为外界所知。近年来,总书记先后6次对秦岭北麓西安境内违规建别墅、严重破坏生态环境问题和秦岭生态环境保护。

    另据媒体报道,中央高层针对秦岭违建别墅的六次批示分别为2014年两次,2015年、2016年各一次,2018年两次。2018年7月15日,中央第六次对此问题批示要求:“首先从政治纪律查起,彻底查处整而未治、阳奉阴违、禁而不绝的问题。”

    一场“从政治纪律查起”的秦岭保卫战,由此打响。与过去历次拆违行动不同,违规别墅被推倒的同时,别墅背后的政商关系网也被连根拔起。

    别墅的权力背景

    10月15日,西安两家官方报纸突然以整版方式图文并茂地报道“支亮超大违建别墅”。随后,在官方报道口径中,这栋别墅的名称变为“陈路别墅”。

    紧接着,“西安发布”的文章称,在这次“陈路超大违建别墅”整治工作中,西安市委、市政府态度坚决:不管是什么权力背景、金钱背景,还是其他的什么特别背景,都依法拆除、严肃查处!

    关于“陈路别墅”的权力背景,一名西安政界人士介绍,陈路是个官二代,他的父亲曾担任副省级领导。秦岭山下的别墅,大多是企业违法兴建,政府对违法行为视而不见甚至开绿灯,最终让这些别墅高价入市。但“陈路别墅”路子更野,陈家凭着背景与关系,通过“白手套”与当地村委会签合同,以土地流转,发展现代农业的名义承包下土地,接着再在上面大兴土木。

    此前已经落马,曾与陈路父亲在班子里共事过的陕西省委原常委、西安市委原书记魏民洲也被揭出,其本人就拥有一套秦岭山下的别墅。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查阅当年报纸,还能看到多篇魏民洲、陈路父亲等官员痛批违建别墅,亲赴一线指挥拆违行动的报道。这既坐实了“让官员们拆自己房子”的坊间传言,又可见中央“从政治纪律查起”部署的高瞻远瞩。

    一名知情人士还介绍了一段往事,魏民洲虽是陕西本地官员,但直到其担任西安市一把手之前,与西安官场渊源并不深,也没有卷入违建别墅的漩涡中。大概是在指挥拆违行动时,他看见那些富丽奢华的别墅,便动了心。魏民洲故意在拆违行动中卖了一个商人的人情,数年之后,魏转任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他找到这个商人,希望要一套秦岭脚下的别墅。

    商人起初还有些不情愿,可总被魏民洲催问,最终答应下来。魏民洲想让母亲搬进别墅,母亲说,那是别人的房子,自己不能住。

    祸水东引终引火烧身

    11月1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陕西省委常委、秘书长钱引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钱引安成为整治行动开展后截至目前,陕西落马的最高层级官员。

    钱引安生于1964年,西安本地人,从政经历也仅限于西安、宝鸡两地。1983年,他从乡镇工作人员干起,在西安政界耕耘了30年,历任长安区委书记、雁塔区委书记、西安市副市长,2013年,钱引安调任宝鸡市长,两年后接任市委书记。2017年,钱引安重回西安,晋升副部级,担任省委常委、秘书长。

    秦岭山下大规模出现违建别墅,始于2003年左右,位于秦岭北麓的长安区,更是违建别墅的重灾区与历次拆违行动的主战场。2000年,钱引安担任长安县县长,2002年县改区后,他继续担任区长,从2003年至2007年,钱引安担任长安区委书记。违建别墅泛滥成灾,正是始于钱引安主政之时。

    据知情人士透露,因为违建别墅之事,钱引安早在数年前就被约谈,他也做过检讨。检讨内容大致是说自己急功近利,没有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忽视了对环境的保护。据知情人士透露,钱引安的检讨是避重就轻。这里面当然有政绩观的问题,钱引安当长安区委书记时,大力发展房地产业,公开对媒体表示,快来长安买房,否则长安的房价又要涨了。但与此同时,钱引安与一些商人过从甚密,亲自为违规别墅区打招呼、开绿灯,这不仅为促进地方经济,更有自己的利益。

    一名西安商界人士称,关于钱引安的各种说法,在西安早已沸沸扬扬。钱引安爱交朋友,尤其喜欢企业家,对于对方请托的事,也会努力去办,对方送来的钱,更是笑纳。钱引安当过西安两个区的一把手,他的亲人、朋友、同学,大肆介入这两个区的工程建设。甚至一个投资十多万的花台改造,钱引安也会打招呼。

    另据一名内部人士透露,钱引安喜欢收房子,他拥有的多处房产,均由企业家贿赂。至于钱引安是否像魏民洲那样,也拥有秦岭山下的违建别墅,目前还不得而知。

    钱引安除了大肆敛财之外,也极度迷信,他特别信赖西安的一个“神算子”,每到仕途关键节点,都会去请求“指点迷津”。对于这名“神算子”的家人,钱引安颇为照顾,“神算子”的儿子一度追随钱引安左右,几乎扮演起秘书的角色。后来在钱引安的关照下,“神算子”的儿子成为正处级官员。

    钱引安的儿子也不省心,去国外留学期间,大部分时间溜回国内,在北京、香港等地玩耍。缺钱时,他直接给钱引安的商界朋友打电话要钱。钱引安得知此事后勃然大怒,但却拿儿子没办法。发展到最后,钱引安只好默许一些企业家给儿子钱。

    另据知情人士介绍,今年以来,钱引安发觉风声日紧,千方百计对抗调查,他不仅与商人碰头,订立攻守同盟,还将自己掌握的某些领导干部在秦岭山下拥有别墅的情况透露出去,以转移视线。

    但这一切都是枉费心机。在西安官方报纸报道“陈路别墅”的同时,有关钱引安被带走的消息不胫而走。然而消失数天之后,钱引安又出现在公开场合,外界猜测他“过关”了。到了10月28日,钱引安的住所被搜查,各种消息再次铺天盖地。11月1日,官方消息发布,钱引安的仕途划上终点。

    在钱引安之后,西安市市长上官吉庆与西安市政协原主席程群力均遭到降级处理,由副省级降为厅级非领导职务。

    数年前,秦岭北麓的违建别墅最为泛滥之际,有一个当地别墅小区的广告不仅出现在西安高速路旁,甚至还登上了一个叫做《院子》的纪录片。该片对这个别墅小区倍加推崇,甚至上升到文化寻根的高度。“过去中国人世世代代都住院子,到今天我们这一代人不能再没有院子,不能让它断了这个根。”而这部纪录片的最后一句更加耐人寻味——“看见庭院,感悟中国。”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山东大众传媒网,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